<object id="sr1no"></object>
<p id="sr1no"><strong id="sr1no"></strong></p>
<acronym id="sr1no"></acronym>
  1. 浪淘沙·疏雨洗天清

    朝代:宋代    作者:鄧剡

    發布時間:2017-03-24 18:50:24

    疏雨洗天清。枕簟涼生。井桐一葉做秋聲。誰念客身輕似葉,千里飄零?
    夢斷古臺城。月淡潮平。便須攜酒訪新亭。不見當時王謝宅,煙草青青。

    參考翻譯

    參考賞析

    賞析

      鄧剡被俘虜,和文天祥一同被押解北上。在途經建康,鄧剡作了此詞。這首詞寓含有懷古感今的濃濃深情,語言極為明快,堪稱鄧剡現存的詞中的一篇佳作。

      “疏雨洗天清。枕簟涼生。井桐一葉做秋聲”。暑退寒來之節氣替代,說出盛極而衰的人生哲理。古話說得好:“一葉落而知天下秋”;宋室覆亡,故國不在,如瑟瑟寒秋,令人心灰神懶?!笆栌晗刺烨濉?,然而天清世不清,能奈其何。室內枕席生涼,是實寫秋天到來天氣生涼,氣候更替,室外井桐落葉,既是報秋,又勾起詞人對自己身世的感嘆。此詞一開篇,便給全詞的氣氛作了烘托,深含懷古的幽幽情感。

      “誰念客身輕似葉,千里飄零”?跟《唐多令》詞里寫的“堪恨西風吹世換,更吹我,落天涯”意緒相通。葉隨風飄,說明個人命運的不可把握,也表明作者對邦國淪亡悲哀之情?!扒Ю铩笔歉爬ㄔ趶V東被俘到建康的旅程。李后主亡國后所作《浪淘沙》的“夢里不知身是客”,和此詞中所講的“客身”皆指亡國之虜淪落于異域的生活。

      “夢斷古臺城。月淡潮平?!睎|晉臺城在今南京玄武湖畔。無限哀思難以排解。鄧剡把它帶到夢鄉,醒來卻發覺古臺城上夢凄涼。詞中借己情感之轉折,演繹出作詞的生活。詞人的心境本來就很哀傷,但醒來見月色暗淡,海潮泛起,禁不住自己也心潮澎湃,心里更加凄愴。

      夢醒之后,到哪里去呢,只能去“便須攜酒訪新亭”。據《世說新語·言語篇》西晉滅亡后南渡士人“每至美日,輒相邀新亭(在今南京市南),藉卉飲宴。周侯(豈頁)中坐而嘆曰:‘風景不殊,正自有山河之異!’皆相視流淚。唯王丞相(導)愀然變色曰:‘當共戮力王室,克復神州,何至作楚囚相對!’”王導在當年的新亭會上,還主張“戮力王室,克服神州”。但自己和文天祥都做了俘虜,宋王朝已徹底亡矣。

      “不見當時王謝宅,煙草青青?!彼畎住兜墙鹆犋P凰臺》詩“吳宮花草埋幽徑,晉代衣冠成古丘”所表達的意思相符。李白慨嘆歷史之已成陳跡,而鄧剡卻多了一層亡國的實感。從情感之深切,鄧剡實多一層。作為結句,它能融情入景,從而引讀者于審美活動中直接領悟人生哲理。

    點擊查看詳情

    作者介紹

    鄧剡    鄧剡(1232-1303),字光薦,又字中甫,號中齋。廬陵人(今江西省吉安縣永陽鎮鄧家村)。南宋末年愛國詩人、詞作家,第一個為文天祥作傳的人。他與文天祥、劉辰翁是白鷺洲書院的同學。

    備案號:蜀ICP備19038617號-1 高清人人天天夜夜曰狠狠狠狠
    <object id="sr1no"></object>
    <p id="sr1no"><strong id="sr1no"></strong></p>
    <acronym id="sr1no"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