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sr1no"></object>
<p id="sr1no"><strong id="sr1no"></strong></p>
<acronym id="sr1no"></acronym>
  1. 當前位置: 首頁 > 詩人 > 王鏊
    王鏊

    詩人王鏊介紹

      王鏊(1450—1524)明代名臣、文學家。字濟之,號守溪,晚號拙叟,學者稱震澤先生,漢族,吳縣(今江蘇蘇州)人。十六歲時國子監諸生即傳誦其文,成化十一年進士。授編修,弘治時歷侍講學士,充講官,擢吏部右侍郎,正德初進戶部尚書、文淵閣大學士。博學有識鑒,有《姑蘇志》、《震澤集》、《震澤長語》。

    王鏊參考資料

    其人其事

    正直清廉
      王鏊居官清廉,為人正直,時稱“天下窮閣老”。弘治初,王鏊升為侍講學士,擔任講官?;鹿倮顝V引導皇帝游玩西苑,王鏊就講周文王不敢在出游狩獵方面縱情娛樂的故事,反復規勸皇上,情真意切,皇上被感動了。講完后,皇上對李廣說:“講官指的就是你們這些人啊?!眽蹖幒顝垘n以前與王鏊有交往,等到張巒富貴以后,王鏊就再不與他來往了?;侍映鼍头鈬?,朝中大臣請求遴選正直之士做皇太子的宮僚,王鏊保持原有的官職兼任諭德。不久轉任少詹事,又被提升為吏部右侍郎。王鏊曾經向皇上陳奏邊防策略,他認為如今火篩、小王子并不值得畏懼,而本朝奸佞小人亂政,大臣將士功罪不分明,職責不專一,法令不實行,邊境空虛,這些才是最可怕的。但愿皇上振奮剛健決斷的氣魄,經常召見大臣,咨詢了解守邊將士的勇敢或膽怯。有罪必罰,有功必賞,明確規定主將的職權。優待體恤邊境戰事中死亡者的家屬,招募邊境上驍勇的人。分配兵力,多方出擊,出奇制勝,敵人必定不敢長驅直人?;噬下爮牧怂慕ㄗh?!≌略晁脑?,擔任左侍郎,與韓文等大臣請求誅殺劉瑾等“八黨”。不久劉瑾卻掌管司禮,大學士劉健、謝遷相繼離職,內閣只剩下李東陽一個人。劉瑾想要推薦焦芳,但朝廷大臣們只推薦了王鏊。劉瑾迫于公論,任命王鏊保留原本官職,兼任學士,與焦芳一同入閣。一個月后,升任戶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。第二年加任少傅兼太子太傅。尚寶卿崔璿等三人被戴上枷鎖,面臨殺頭之禍。王鏊對劉瑾說:“士可殺,不可辱。如今你侮辱他們,還要殺他們,我還有什么臉面坐在這里?”李東陽也竭力相救,崔璿等人得以保命而受遣戍之罰。劉瑾對尚書韓文懷恨在心,一心想殺害他,又想借其他事情中傷劉健、謝遷,王鏊奔前跑后,竭力相救,他們才得以幸免。有人在劉瑾面前誹謗楊一清,說他修筑邊境城墻浪費資金。王鏊爭辯說:“一清為國家修筑邊防,怎么能把功臣當成罪人?”劉瑾憎恨劉大夏,把他抓到京城,想要判他“激變”罪名處死他。王鏊又爭辯說:“岑猛只是遷移延時沒有行動而已,沒有叛變怎么叫做激變?”當時中外大權全都歸于劉瑾,王鏊起初與他開誠布公地談,他有時還會聽取意見。然而焦芳一味隨和,沒有主見,劉瑾專權蠻橫日益厲害,災禍殃及縉紳。王鏊無法挽救局面,竭力要求離職。正德四年,上了三次奏疏,皇上準許了他的請求。在家居住十四年,朝廷大臣交相舉薦,他始終沒有再入朝。
      王鏊堅持正義不阿諛逢迎,保持自身清正及早引退。這實在是明曉去就的分寸,作為一個清正的大臣,怎么能以隨和應付、曲意周旋的態度去逢迎取悅呢?

    仗義執言
      明武宗是個喜歡逸樂的皇帝,不問政事,信任他當太子時早夕侍奉他的太監劉瑾等八名太監(人稱“八虎”),朝政黑暗。劉健、謝遷等本想除去“八虎”,結果反而自遭失敗,相繼去位。于是,王鏊以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學士入閣,一個月后進戶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,翌年加少傅兼太子太傅銜。正德三年(1508年),以太子太傅、戶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。
      王鏊仗義執言,在劉瑾迫害朝廷官員時,他多次挺身而出,采用各種辦法,堅持與宦官勢力作斗爭,據理力言,竭盡全力地營救、保護了一批正派官員。一、正德四年(1509年)時,劉瑾專權亂政,打擊迫害帶頭上疏論劾“八虎”罪惡的戶部尚書韓文。不僅將韓文罷官,又創“罰米法”,令韓文輸米千石至大同,置韓文于死地。王鏊據理抗爭,韓文終于得免。二、尚寶卿崔璿、郎中張瑋、副使姚祥等3人無辜遭誣陷,都在途中乘轎被逮,枷于東西長安街,毒刑敲打幾死。王鏊不顧個人安危,尋著劉瑾當面斥責道:“士可殺,不可辱?,F在他們不僅受侮辱而且遭殺,我還有什么臉顏居此位!”說完憤然離去。李東陽也奮力相救,崔睿等才免遭一死,遠遣戍邊。三、劉瑾攻擊三邊總制楊一清,誣陷其筑邊墻是勞民傷財,逮捕下獄。王鏊據理抗爭,當面對劉瑾說:“楊一清才高望重,為國修邊,到底有什么罪?!”李東陽亦力救,于是得以釋放。四、兵部尚書劉大夏為人正直,劉瑾對此恨之入骨,要想以兵變之罪處死。王鏊得知后挺身而出,為之鳴冤,劉大夏得以幸免。
      正德初年,劉瑾根基未穩,見王鏊開誠建言,有時還是聽從其言。因此,王鏊借助在朝多年的巨大影響,保護了一批正派官員。但是,后來由于焦芳一味奉迎,劉瑾氣焰日益囂張,流毒縉紳,王鏊孤軍奮戰,獨木難支,難以挽回局勢,于是憤然請求告老回鄉。正德四年(1509年),王鏊接連3次上疏辭職。劉瑾對王鏊既恨又怕,于是慫恿皇帝準其去位;五月,王鏊以武英殿大學士致仕還鄉。此后,朝廷大臣多次交相薦舉,王鏊終不肯再復出?!秴强の灏倜t傳贊》稱他是:“籌邊計熟,立朝行危,急流勇退,弗事委蛇?!?br>  王鏊致仕回鄉至逝世共14年,人在朝野,但他關心朝政,關注民生,心系百姓,人稱“山中宰相”。

    君子之澤
      說到“君子之澤”,讀書人自然會想到下一句“五世而斬”,是的,蔭庇后世甚至福澤綿長,幾乎讓每一個功成名就的人都心有所愿而又力有不逮。所以孟子可以說是一語成讖。但孟子也說過:小人之澤,五世而斬。社會動蕩,朝代更迭,戰亂頻仍。所謂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,所謂“玉環飛燕皆塵土”。放在現在的語境里,就是:沒有一個人可以永無休止的克隆自己。但是蘇州近郊的陸巷古村,卻給我們提供了一個不盡相同的佐證。
      陸巷古村位于東洞庭山(東山)的后山--嵩峰山麓。這是一個位于太湖之濱的小小村落:一說是東吳大將陸遜的埋骨之地,一說是南宋文武家眷避亂之所。讓陸巷古村名聞遐邇的是在明代,村里出了個戶部尚書、文淵閣大學士王鏊。成化年間,王鏊鄉試、會試皆為第一,殿試時,被正考官借故“抑之置第三”。解元、會元、探花,一個農家子弟就這樣走出江湖之遠,走向風云變幻的廟堂之高,一個家族甚至一個村落的命運就這樣被完全改變。
      王鏊走上仕途之后,官至武英殿大學士,為一品宰相。之后,古村名人輩出,僅王氏家族就有王禹聲、王世琛、王芑孫、王頌蔚等聞名于世。這不足百戶的小小山村屢屢大興土木,平整土地,挖溝修道,架梁造宅?,F今古村內尚保存有惠和堂、粹和堂、遂高堂、會老堂等明清建筑二十多處,如果耐心,還可以查到東山王家榜上有名的歷代貢士、歷代名人和學者教授56人之多。
      如果把中國傳統官僚集權社會的社會精英,分為地主、士紳與官僚這三個階層,那么這三個階層的相對頻繁的角色轉換,絕大部分要靠科舉制度來完成。比如,地主與庶民子弟可以通過科舉考試,取得秀才、舉人這樣的士紳的身份,士紳則又可以進一步通過更高層次的科舉考試而成為官僚政治精英。而官僚精英則可以利用自己的權勢與影響,通過所授予的職份田或者通過購置田產,進而在經濟上成為士紳地主。在傳統中國社會里,由于官僚的身份大多不是世襲的,一個官僚在退出仕途之后,在約定俗成的財產繼承方式的制約下,他的田產又在數個兒子中均分,這樣,其后人則很容易在二、三代以后又下降為平民。而平民又可以通過科舉考試取得功名,從而再次進入地主、士紳與官僚之間的角色轉換或者循環過程。
      行書七律詩軸這不能不讓人們想到科舉制度的整合甚至平衡功能——事實上,科舉制度猶如樞紐,在中國傳統社會的三大主要階層之間,形成周而復始的循環與對流。王氏后人一次次通過科舉完成由地主到士紳甚至到官僚的角色轉換。在東山王家,君子之澤被他們一代接一代的續寫,有聲有色而又輝煌無比。
      值得思考的是,仕與隱一直是中國古代知識分子的一個永恒的兩難抉擇;所謂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。王鏊之弟王銓,也是舉人,曾被推薦去杭州府做官,但他不愿為官,拒不上任。在京任職的王鏊曾修書贊揚其弟,稱自己“輸與伊人一著高”。
      當王鏊帶著成功者的光環從太湖深處一路走出,他肩負的,已經不僅僅是個人命運的起落,他還必須承擔光大王氏門楣的責任。然而伴君如伴虎,高處不勝寒。王鏊入朝歷經憲、孝、武三朝,可謂位極人臣。但延至明武宗,不僅皇上昏庸,而且朝中還有宦官劉瑾為首的一干人興云播雨——奸臣當道,大勢難挽,國不能救,王鏊于是憤而辭職,據說他在告老還鄉時,因順口向皇上要求西太湖養養金魚,就被劉瑾趁機誣陷,說小小太湖連三洲(蘇州、常州、湖州),團團圍困八百里,王鏊湖中養魚是假,屯兵謀反是真,差點讓王鏊人頭落地。
      王鏊致仕回鄉后,修宅買田,蟄居東山,做起了隱士:或潛心學問,撰寫方志,或泛舟太湖,賦詩題銘?;莺吞寐涑珊?,他在《洞庭新居落成》一詩中這樣寫到:“歸來筑室洞庭原,十二峰巒正繞門?!睘榱吮砻魉c官場的清濁之分,王鏊還筑有別墅招隱園--事實上,王鏊在京為官時,就曾筑有小適園,似乎要給自己在官場風云中留一塊小憩之地,現在他心愿得償,可以將自己宅后花園取名為“真適園”了。園內遍植梅花,疏影橫斜,幽香陣陣,與他的胞弟、著名隱士王銓幽雅古樸、小巧別致的“遂高堂”互為呼應,成為獨立于高墻深宅之外的養心怡性之所。
      如果王氏兄弟及其子侄們就此隱居下去,那么,洞庭東山王家就會很快式微,淪落鄉間。但這顯然不符合中國科舉制度的游戲規則,也不符合詩禮傳家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共同追求。畢竟,科舉制度已經營多年,士人長期浸淫于儒家經典之中,已經自覺或不自覺地以儒家文化作為立身行事的唯一標準了:修身是為了齊家,齊家是為了治國,治國是為了平天下。
      王鏊信札因為“科舉文化”這種不需要原創性,只需要背誦經典條文的求同思維,豐富的歷史文化也就被簡單地解讀為“十六字心傳,五百年道統,圣人之學不外乎是”的僵化教條,所以后人常常批評科舉制度,說它是導致社會文化價值的高度一統化,又導致社會文化缺乏活力與生氣的罪魁禍首。但人們必須承認,科舉制度的確是中國社會內部的稀缺資源(財富、地位、權力與名望等等)的一次相對公平的再分配。而且這是一個強大的足以使整個社會獲取文化知識的利益激勵機制。雖然三年大比,金榜題名者畢竟是少數,但《范進中舉》一類的故事又告訴我們,沒有年齡限制的科舉考試,給每一個失敗者都保留了下一次勝利的希望。
      比如王鏊,被妒忌者抑為探花,始終是一件不愉快的事,也是東山王家壓在心頭永遠的痛。但這種陰霾很快因為其后人考中狀元而一掃而空:傳說王氏先族為了尋求一塊真正的“佳穴”,不惜化巨資購買化龍池畔有數畝之廣的號稱“吉壤”的土地,讓子孫后輩死后,依次排列葬此墓地,以期取得正穴。至明正統末年,墓地上各垅葬次一丘一丘,相聯如貫珠,后人稱之為“念珠墳”。王鏊死后,又有堪輿家指出:“可惜鳳凰旗不正(指墳對面的山),只能出個探花郎?!蓖跫壹泵φ埱髲浹a,得到堪輿家的指點,在墳前建饗亭以合正方向。若干年后,王鏊八世孫的王世琛終于中了狀元,而王家后輩再一次步入了官僚精英的序列。
      當然人們不能認為這是“風水”之說的應驗,但王氏一族為了進入社會上層,也的確是挖空了心思。事實上,真正延續東山王家“君子之澤”的,可能還是那句大白話:書包翻身,知識改變命運。

    鐘情山水
      王鏊對宜興的風景名勝饒有興趣,尤其對善卷靈跡推崇備至,曾為善卷洞賦詩、撰序,著《善卷洞》、《善權寺古今錄序》。王鏊同宜興人亦交往甚密,感情十分融洽。明成化八年進士(傳臚)邵賢,自山東提學副憲告老還鄉后,在周孝侯祠崇邱建造了“東邱娛晚堂”,作為宴飲和欣賞良辰美景諸老聚會的地方。多位老人或登邱、或吊古、或棋奕、或垂釣、或吟詠,各得其所,百無禁忌。正德三年,王鏊來宜,在此會見了宜興掛冠而老者12人。他們是:前九江推官萬盛,黃州府經何釗,平樂知府李廷芝,湖廣布政司參議翁信封,翰林學士吳經,工部侍郎沈暉,宜春知縣楊琛,通政王玉,福建布政司李云,山東按察司副使邵賢,歸州知州胡璉,撫州知府胡孝。王鏊興致勃勃地撰寫了《東丘娛晚記》碑文。該碑現保存在周王廟內。

    點擊查看詳情

    記念建筑

    蘇州王鏊祠
      王鏊祠原名王文恪公祠,位于景德路274號,1995年被列為江蘇省文物保護單位。祠堂為其子中書舍人王延哲于嘉靖十一年(1532年)奏建,其地本景德寺廢基。歷經清康熙、乾隆、嘉慶、同治、光緒年間多次修繕。
      建筑坐北朝南,分頭門、過廳、享堂三進,彼此以庭院過渡,兩側連以廊廡,占地約1000平方米。頭門面闊五間,進深五界,硬山頂,明間立砷石,設抱框,置金剛腿,做斷砌門,額枋挑門簪一對。過廳面闊五間,進深七界,硬山頂,明間前后設長窗,次間及稍間砌半墻,置短窗。礎石均為青石素覆盆式,明間和次間廊柱、金柱、脊柱皆承以木?!?br>  享堂面闊三間15.02米,進深11界13.84米,高7.66米,硬山造。前設軒廊,檐枋下飾掛落,次間和梢間檐柱間安欄桿,廊東西兩端粉墻辟磚細貢式門洞。前廊柱間裝落地長窗,明間八扇,次間各六扇。各柱均承以覆盆式連磉青石礎,明間金柱又于礎上加置合盆式石。石礎雕飾不統一,有纏枝花卉、蓮荷嬰戲、萱草雙鶴、牡丹蓮荷嬰戲等,雕飾工細。梁架扁作。廊枋上置斗三升隔架科承。脊桁坐斗,綴山霧云,飾抱梁云,雕刻精細。后檐柱間,明間設長窗八扇,次間砌半墻,各置短窗六扇。
      王鏊祠是保存較完整的一座祠堂建筑,頭門雖已改為清式,過廳和享堂仍為明代遺構。1980年曾全面整修,現為蘇繡藝術博物館址。

    王鏊故居
      王鏊故居“惠和堂”位于蘇州東山鎮陸巷村,現存的“惠和堂”是一處明基清體大型群體廳堂建筑,其占地面積約為五千平方米,共有廳、堂、樓、庫、房等一百零四間,建筑面積約二千多平方米。其軒廊制作精細,用料粗壯,大部分為楠木制成;瓦、磚、梁、柱也均有與主人宰相身份相對應的雕繪圖案。
      王鏊故居“怡老園”位于蘇州市學士街內。

    點擊查看詳情

    家庭情況
      成化六年(1470年)娶武山西金吳氏為妻,十二年(1476年)生一女,次年卒。
      成化十七年(1481年)娶張氏為妻,生子延喆。
      成化二十三年(1487年)娶李氏為妻,生有二女。李氏多病,不久卒,葬于洞庭東山嘶馬塢。
      成化二十三年(1487年)再娶胡宜人為妻,生二子一女。
      正德十一年(1516年)側室萬氏,生子延昭。
      王鏊有四子五女:長子王延喆(子貞),次子王延素〈子永〉,三子王延陵,四子王延昭。長女嫁徐縉,次女嫁朱希召,三女嫁卲鑾,四女嫁靳仁,五女嫁嚴濡。

    點擊查看詳情

    生平

      父王琬,曾官光化知縣。王鏊自幼隨父讀書,聰穎異常,8歲能讀經史,12歲能作詩,16歲隨父讀書,寫得一手好文章,其文一出,國子監諸生就爭相傳頌,一些大臣都稱他為天下奇士。明成化十年(1474),王鏊在鄉試中取得第一名“解元”。翌年,會試又取得第一名“會元”,殿試一甲第三名,一時盛名天下。

      孝宗即位(1488年),王鏊被遷為侍講學士,充任講官。當時孝宗寵信李廣,整日在李廣陪伴下游玩。王鏊便以周文王勤政的典故反復勸諫,終使孝宗感動,在選擇太子僚屬時,就命他兼任諭德,不久轉少詹事,擢吏部,右侍郎。

      武宗正德元年(1506年),王鏊被進為吏部左侍郎兼學士。十二月,王鏊進為戶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。次年晉少傅兼太子太傅、武英殿大學士。

      王鏊一生為人正直,時稱“天下窮閣老”。朝廷忠良尚寶卿崔睿等3人被劉瑾借故毒刑敲打幾死,王鏊不顧個人安危,當劉瑾面斥責道:“士可殺,不可辱,今辱且殺之,吾尚何顏居此?!眲㈣Х桨儆嫐⒛婕撼柬n文、劉健、謝遷,因王鏊“前后力救得免”。劉瑾權傾內外,焦芳又一味奉迎,氣焰日益囂張,王鏊與韓文等上疏請誅劉瑾等“八黨”,不被采納。正德四年(1509),以武英殿大學士致仕。此后,朝廷大臣交相薦舉,終不肯復出。

      王鏊致仕回鄉至逝世,家居共14年,“不治生產,惟看書著作為娛,旁無所好,興致古澹,有悠然物外之趣”。他居官清廉,全無積蓄,被人稱為“天下窮閣老”。他潛心學問,文章爾雅,議論精辟,使弘治、正德間文體為之一變。著有《震澤編》、《震澤集》、《震澤長語》、《震澤紀聞》、《姑蘇志》等。

      嘉靖三年(1524年),王鏊病逝,享年75歲。逝世后,追封太傅,謚“文恪”。其故里陸巷有惠堂及解元、會元、探花牌樓。葬東山梁家山,其墓前曾有唐寅手書的“海內文章第一、山中宰相無雙”的牌坊?,F陸巷有“惠和堂”?!半p進士坊”等遺址。

      家居共14年,“不治生產,惟看書著作為娛,旁無所好,興致古澹,有悠然物外之趣”。筑“顏樂堂”、“宜晚軒”,富藏書。與吳寬、唐寅、文徵明等藏書家互相唱和。曾自稱:家世藏書,分散于數處,以防散佚、水火之虞。清人姜紹書論他為明一代藏書家之一。藏書印有“濟之”、“御題文學侍從”、“渭北春天樹,江東日暮云,何時一樽酒,重與細論文”、“王濟之圖書”、“大學士章”、“三槐之裔大宗伯章”、“震澤世家”等??虉D書有《孫可之集》、《古尚方》等。

    點擊查看詳情

    備案號:蜀ICP備19038617號-1 高清人人天天夜夜曰狠狠狠狠
    <object id="sr1no"></object>
    <p id="sr1no"><strong id="sr1no"></strong></p>
    <acronym id="sr1no"></acronym>